让我们进入斯泰肯的影像世界

作者:林路 来源:林路 时间:2009年5月15日


在爱德华·斯泰肯(Edward Steichen18791973)漫长的一生中,他以各种风格从事黑白和彩色摄影,拍摄题材包括人像、风光、时装、广告以至舞蹈和雕塑。他的早期作品显示了对柔焦画意摄影的精通,但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他成了“直接”摄影和新现实主义的倡导者。他在担任纽约现代艺术馆馆长的15年中,负责组织了包括《人类大家庭》在内的大量重要影展,成为摄影史上的一个奇迹。
[NextPage]
斯泰肯生于卢森堡,1881年全家迁居美国。斯泰肯最初对艺术发生兴趣是受母亲的鼓励,曾经当过四年平版印刷学徒生活,并一直没有放弃画家的事业。斯泰肯的照片首次公开参展是1899年在第二届菲拉德尔菲亚沙龙中。在斯泰肯访问巴黎时,罗丹的作品给他留下深刻印象,在罗丹的作品和性格的启迪下,他创作了许多出色的影像。1901年,斯泰肯的35幅照片被收入《美国摄影新流派》展览,在伦敦和巴黎展出。这时他被推荐为连环会的成员,随后又在纽约帮助斯蒂格里兹建立了摄影分裂主义的画廊“291展厅”,他的作品也常在该展厅展出。斯泰肯最出色的照片大都是为名人拍摄的,具有很高的收藏价值。
[NextPage]
斯泰肯还是一个很有组织能力的摄影工作者,曾为纽约现代艺术馆组织过《胜利之路》和《太平洋上的力量》展览。19471962年,斯泰肯成为该馆的摄影部主任。1956年,为庆祝纽约当代艺术博物馆创建25周年而举办的《人类大家庭》摄影展,就是斯泰肯的指挥棒下,以两年的时间里征集了200万张照片,精心挑选出了包括68个国家273位作者在内的503幅作品推出的。影展以一张象征着人类诞生的照片为开端,表现了人生路上的母爱、求学、恋爱、婚姻、分娩等场景,颂扬了人类的智慧,反映了人类的生产、文化、宗教状况,也揭露了人类的不幸——战争的残酷。展览在世界各地巡回展出,并出版了同名的画册,在摄影史上可以说是空前的。
[NextPage] 1961年,现代艺术馆为斯泰肯举办了个人荣誉展。1964年该馆建立了爱德华·斯泰肯摄影中心。他在1967年写道:“今天,我不必再为摄影是种艺术形式而操心了。我相信,它可能是人阐明自己并向他的同类阐明的最好媒介。”

这里有一个具体的拍摄实例,由斯泰肯亲口讲述了
1903拍摄商界巨头摩根的过程,而这幅摩根坐像的拍摄,显然对斯泰肯产生了持久的影响:

“摩根来了,脱了他那顶大帽子,将长长的雪茄放在桌边,摆出他习惯性的姿势。迅速检视完相机的玻璃后背之后,我说:‘保持不动’。然后曝光23秒钟。然后,我取下了这张玻璃底板,我建议他换一种姿势,将头稍微转一转,他采纳了我的建议,但是,很快,他就用一种不愉快的语气对我说:这样不舒服。于是,我建议他将头转到他感到自然的位置,他将头转动了好几次,显然他认为除了他自己的姿势外,其他的姿势都是不舒服的。但是他的表情显然不适合拍照,他开始有点恼怒了,我看到这一戏剧化的表情出现,迅速按下快门,拍摄了第二张照片,说:‘谢谢配合,摩根先生。’,随手将底板从相机上取下。
“他问:‘全结束了吗?’

“‘是的,先生!’我回答道。
“他快速说道:‘我很欣赏你,年轻人,我们之间的合作是一流的。’他将大帽子扣在他那硕大的脑袋上,拿起他的雪茄,离开了房间。这一切,总共历时3分钟。
“多年过后,人们在谈到我拍的摩根照片时,认为那张照片可以真实洞察他的内心,犹如他将匕首紧握在手。其实这只是他们的联想而已,摩根的手当时正紧紧抓住椅子把手。
“拍摄摩根的经验给我上了很重要的一课,在密尔沃基市,我发现在拍照时,抓取瞬间的神情远比抓取动作、形体姿势重要得多。在那张抓取摩根个性神态的照片中,我注意到,当他以自己独特的舒适姿势坐在那里时,我看到的只是一张空白无特色的脸,但是当他恼怒了,即时是一点点心情变化,一些东西直达他内心,一瞬间他的个性表情将会出现。这节课告诉我们必须避免被摄者在镜头前摆出那些习以为常的神态,你必须想方设法让他表现出自己独特个性的一面,一种本质上的表情。这是一节意义非常的课,这为我以后在《名利场》杂志工作的时候拍摄人像提供了很大的帮助。”
[NextPage]
爱德华·斯泰肯作品欣赏:
舞蹈家邓肯
[NextPage]

[NextPage]

[NextPage]